长沙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西沙的日落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8:45:00 编辑:笔名

崇明岛,我生活了19年的地方,现在我要告别他,我要走出去,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我叫宋英爱,我的父母都在上海,在岛上我孤独地过了19年。   启程前,我很早就来到东滩。那时天灰蒙蒙亮,海风吹过那片生机勃勃的芦苇,发出震撼的沙沙声。东边海天一色,不见任何光亮。就在回头的瞬间,太阳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海天的交界处,一抹淡淡的红色,漫无边际的一片。我知道天将明。   登上连接南门码头和宝山的吴淞口码头的船。轮船的汽鸣声融入无尽的海里,一波万顷,碧波荡漾。   混在上海的人群里,看着身边光鲜亮丽的女子和高楼大厦,我显得格格不入。这种感觉直到我离开这个城市一直都有。可是我在想尽办法融入,被动地融入。   兰姐是我在这个城市个认识的人,她穿着讲究从头到脚光鲜亮丽,还有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次到大城市吧?”   “恩,次,想看看外面的世界究竟有多好。”   “你会失望的。我也是从小地方出来的,原想这儿会不一样,可是现在觉得狗屁都不是。”   “为什么不回去?”   “我的青春都耗费在这个城市,回去我没有资本和勇气。”   “我的资本是什么?”   “你的青春。”   “可是你依然年轻漂亮。”   “不,我老了从身体到内心。”   换下土气的衣服,换上兰姐的因为身体臃肿而不能穿上的旗袍。   “你是上海人,只有上海人才会把旗袍穿的这么有味道。”   “你说人的身体会说话吗?”   “会,你已经觉醒了否则不会说这样的话。”   兰姐次把我带到酒吧,这个很西式的场所。   “这是你将来工作的地方,用你的嗅觉去感受这里的每一样东西。”   兰姐向一个在喝啤酒的男子借了火,之后他们很开心地聊了起来。没有戒备地敞开了心扉,我做不到,至少我心存戒备,对每一个人。等她离开那个男人已经快十二点,晚上。   凌晨之后,我和兰姐回到住处。   “你有什么感觉?”   “你很快乐。”   “是的,上海是个寻欢作乐的地方,有人可以消费快乐,有人就有收入。”   “不,我做不到。”   “和我当初一样倔强,可是,现在我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   “我可以凭借我的劳动过活。”   “那你永远只能生活在社会的底层。”   “这就是你的人生态度?”   “做人上人,不要让自尊被有钱人踩在脚底下。”   “那么青春就是你的筹码?”   “是的,我不会输在我完全老之前。”   “那老了之后呢?”   “爱英,你知道吗,说得势力点,人是互相利用。”   “你要利用我,那我值几个钱?”   “不要生气,我只是随口说说,你还年轻,很多的东西一下子你会接受不了。”   我知道这个社会不是为我而存在的,我应该为此而改变的,变,我究竟要变成什么模样才能融入这个大上海。   兰姐托关系帮我在天堂酒吧谋到一个做服务生的工作。   “惠姐,那个男客人一直在向吧台这边看?”   “老客人了,你以为是在看我们?”   “那他在看谁?”   “惠用眼睛斜斜正在调酒的森。”   “不会吧。他们是……”   “不然他会天天在这里喝闷酒。”   “他走过来了。”惠和我装着给客人送酒离开了吧台。   “这种关系很暧昧吧?”惠说道。   “有点反感。”   “你是少见多怪。”   “森,不介意吗?”   “像露水。”   “不长久是吗?”   “这个已经很久了。”   森,天堂酒吧的调酒师,19岁。   “今天你的心情很好?”森问道。   “你的调酒技术越来越娴熟了。”那男子说道。   “这杯鸡尾酒试试,味道如何?”   “很有情人的味道。”   “酒的味道不在酒而在于心情。”   “见不到你心情是苦涩的,这酒有点甜。”   “你的心比你的味蕾还要敏感。”   “下班后我们一起出去玩。”   “好啊。”   “森好像一点都不拒绝。”我说道。   “这是次聊得这么久。”惠说道。   “会有结果吗?”   “细水长流。”   下班后,那个男子和森一起离开了酒吧。   已经第二天的两点,我从酒吧回到住处,在门外我碰到一个陌生男子,年龄40上下,衣冠楚楚。   此时,兰姐穿着睡衣,在抽烟,房间内充斥着一股酒味。   “我没有让他动过你的任何一样东西。”   “没关系。”   “上班累吗?”   “还好,就是客人少了点。”   “留住人的心才能留住人。”   “那样会身心疲惫的。”   “不然你只能喝西北风,对了,明天带你去做件衣服。”   “我有衣服穿。”   “那是为你参加舞会订做的,一定要去。”   “是个衣服架子。”裁缝戴着眼镜赞不绝口。   “都是进口的面料,很洋气。”兰姐说道。   “很贵吧?”我问道。   “没关系,钱有的是。”兰姐说道。“人靠衣装,这次舞会很重要。”   “为什么要参加舞会?”   “当初你不是说要见见世面吗,这下机会来了。”   “真的一定要去吗?”   “一定。”   “这双达芙妮的高跟鞋你试试,我都没穿过,以后要懂得修饰自己,一定要会化妆,做到美玉无瑕,才能给人惊艳的感觉。”   舞会场面很大,来了很多达官贵人。   兰姐在圈子里游刃有余,应付自如。   “来来介绍一下,我的小姊妹英爱。”兰姐把我介绍给一位姓钱的商人。   “英爱小姐,打扮的真不俗,是哪里人?”   “上海人。”   “上海人好,气质不凡。”   其实,想接近钱先生的是兰姐,她百般地要我接近钱先生无非是想以我为饵。   “钱先生这么和英爱小姐有缘不如留个联系方式吧?”   “正有此意,幸会了。”   “有没有自己喜欢的,兰姐帮你物色一下。”   “不用了。”说着我离开了舞会,而兰姐的目的已经达到。   “说走就走,怎么这么任性。”   “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你不多和人接触怎么混迹上海。”   “难道你要我出卖色相去迎合那些达官贵人。”   “难道你就这么屈服于命运,有时间要好好带你去算算命。”   “这位施主是水命,你是木命,水生木,你们很合得来。”算命的说,兰姐是我的命中贵人。   “你就是我要扶起的人,是你的贵人。”兰姐高兴地说道。“以后要听我的话,不要再任性了。”   那个钱先生时而会约我出去,兰姐自然也跟着去。   “钱先生,贵人多忘事,怎么还记得我们呢?”兰姐笑着说道。   “怎么会,我很欣赏两位,以后都是朋友了,多走动走动。”   “一定一定。”   “钱先生生意可好?”   “流年似水,很得意啊。”   “不知可有闲职,让我妹妹英爱谋个职?”   “有有有,现在正缺一个文职。”   “那就好,我妹妹在酒吧上班很辛苦。”   “宋小姐是否愿意?”   “愿意愿意,领情还来不及呢。”兰姐向我使了个眼色。   “那多谢钱先生了。”我说道。   “英爱啊,我是你的贵人,那个算命的说的一点都不错。”   “人家说小秘等同于小三,我做人可是有底线的,他要是过分我可不答应。”   “再过分他能把你吃掉啊。”   “今天你还出去吗,又要很晚回来?”   “不出去那在家喝西北风。不如你跟我一起出去见识见识?”   “不想,你早点回来给你留门。”   “好了,你乖乖在家呆着,给你带夜宵。”说着,兰姐在镜子前抹上口红,理了理头发出去了。   “钱先生你的咖啡。”天上班。   “小宋,你有男朋友了没有?”   “没有。为什么这样问?”   “老板我对你很欣赏,只是作为我的秘书,你是不可以公私分明的,我有很多的私事要你处理,所以你不要拘束。”   “老板我明白你的意思。”   “明白就好。下班后,和我一起赴个约会。你做得到吗?”   “明白,没问题。”   “你是个好女孩,很负责任,工作也尽心尽力。”在车上我不自在坐在钱老板的身边,此时那只手不自觉得伸到我腿上,“老板我不会亏待你的。”   “多谢老板赏识,我会做得更好。”我把那只手挪开。我看到他不悦的神情。   一天,有一个邮件寄到公司,当我送文件到办公室,那个邮件已经打开,无意间看到钱老板和多个女子的亲密照,我从中拿了一张。   “小宋,你对我的印象如何?”钱老板问道。   “很正派。”其实在我的心里咒骂他是个伪君子。   “噢,这样啊,很少有人这样说过,”   “善待职员。”此时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我要出去了,”此时他拉着我的手不放。   “钱老板你自重。”我掰开那只手。可是他很无赖。   “再不放手,我可要把你和其他女子的照片给你太太看了。”   “你怎么有照片的?”   “你好自为之。”我匆匆地走出了办公室。   之后,我辞去了文职。   “你就是沉不住气,这下好了,工作没了。”兰姐生气地说道。   “我可以养活自己。可我不想不知羞耻的在那个伪君子面前做事。”   “什么叫不知羞耻,那我也很贱了,在你眼里。”   “不,兰姐,我不是这个意思。”   “英爱,你还年轻,很多东西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适当的降低自己的做人底线,可以给你赢得很多的快乐,比如金钱。”   “我要下海,和你一起做舞女。”   “在上海这一行不好混,不是每个人都能吃这碗饭的,你可想好了?”   “我可以。”   “那我就要好好的调教你了。”   “我有心理准备。”   “跳舞,跳的是一种感觉,用你的身体语言和客人沟通。”   “是不是抓住男人的心?”   “你的悟性很高,是的,男人的心在你的身上,你就可以像牵牛鼻子一样顺其自然。”   赵龙生是个舞男,年龄25上下,在这一行已经混了6、7年,他很照顾我,没有舞伴他就陪我练舞。这个很有感觉的男子,领着我进入到一种忘我的境界,沉浸在舞蹈中,不能自拔。   “为什么做这一行?”我问道。   “舞蹈可以让我找到自己的存在感。”   “你很执着。”   “干一行爱一行嘛。”   “什么时候退隐。”   “没想过,”他说道,“那你为什么下海做舞女?”   “我不知道,只是很坚定的要做这一行。”   “你知道吃这碗饭的人都是逼不得已。”   “我不知道,只是孤注一掷,决心想做。”   “你很特别。”   “是吗,你也很特别。”   “我有客人了。”这是赵龙生的常客,一个多情的少妇。   “这是我的客人,你凭什么抢我的客人。”芙蓉姐和兰姐发生了争执。   “真好笑,自己没本事看不好自己的客人,还赖我。”兰姐和那位客人离开了舞厅。   “不要生气芙蓉姐。”我给芙蓉姐点了一支烟。   “英爱学着点,不是芙蓉姐说教,没本事在这里真的很难混饭吃,你兰姐可有本事了。”我可以听出来,芙蓉姐愤愤不平。“干这一行不要心慈手软,是你的东西一定要牢牢的抓在自己的手里”   “谢谢芙蓉姐的忠告,我会铭记在心的。”   这件事对我很震撼,芙蓉姐的一席话犹如醍醐灌顶,“是自己的东西一定要牢牢的抓在自己的手里”。机会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的。   “兰姐,很厉害吧?”赵龙生笑道。   “这是她的本色。”   “你跟着她,总有你的一口饭吃。可话又说回来了,说不定哪天,你会是芙蓉一样的遭遇。”   “不会的,兰姐不是这样的人。”   “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呢,你好自为之吧。”   “小姐,坐冷板凳?”   “叫小姐,好像我是妓女似的,叫我英爱。”   “赏光跳支舞?”   “不是熟人介绍的我是不跳的。”   “我和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熟。”   “那你和他们去跳吧。”   “呦!还挺有个性。”他识趣地走开了。 共 10094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精囊囊肿患者的日常护理
昆明哪家医院专治癫痫好
云南癫痫较好医院排行榜

上一篇:我站在你身边

下一篇:嫦娥祭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