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拆东墙补西墙 三公司年报业绩拉响警报

2018-12-07 23:46:00
拆东墙补西墙 三公司年报业绩拉响警报 进入4月份,上市公司年报披露如火如荼,不少公司为了拿出一份说得过去的成绩单,用心良苦做起拆东墙补西墙的事情。比如张家界扣非净利润“跳崖”,通过处置资产来充九成净利润;再如北京君正拿出过半募集资金理财,靠理财收益勉强盈利;还有迎上市以来差业绩的信立泰,溢价收购两家子公司却成噩梦。三家公司何时能解除业绩警报,我们边走边看。 扣非净利润“跳崖” 张家界处置资产充九成净利润 “受中韩萨德事件影响,韩国市场接待量大幅下滑。”4月3日,有“中国山水旅游股”之称的张家界在2017年年报中对公司业绩欠佳如是解释。 年报显示,张家界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5.5亿元,同比减少7.18%;实现净利润6736万元,同比增长10.15%。然而,这份差强人意的业绩答卷却难以掩盖公司近两年扣非净利润锐减的事实。 扣非净利润锐减 处置资产充利润 财报显示,张家界2015年至2017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为1.13亿元、6152万元和50万元,呈现逐年锐减趋势。2017年公司非经常性损益合计6686万元,其中6209万元来自于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 2017年9月份,张家界将全资子公司张家界游客中心有限公司100%股权、张家界乡村旅游发展有限公司100%股权、张家界茶业发展有限公司100%股权和控股子公司张家界旅游众创科技有限责任公司47.5%股权,合计以5698万元协议转让给控股股东旗下的张家界产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将临湘山水旅游开发有限公司20%股权协议转让给临湘市美临文化旅游发展投资有限公司。 上述资产处置为张家界带来非经常性损益约4200万元,此外公司张家界国际酒店有限公司确认土地使用权处置收益约2400万元。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占2017年净利润比例高达92%,而公司主营业务板块近两年却乏善可陈。 分行业看,报告期内张家界旅行社服务业实现营业收入2.02亿元,与去年同期持平;旅游客运行业实现营业收入2.01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5.2%;旅游服务业实现营业收入1.48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24.56%。三大业务板块毛利率全线下滑,分别同比减少0.97%、6.49%和11.78%。从细分产品来看,宝峰湖景区门票和杨家界索道收入降幅为明显,分别下降22.9%和47.37%。 追溯公司历年年报可知,宝峰湖景区和杨家界索道接待购票人数呈逐年下降趋势。2015年至2017年宝峰湖景区接待购票人数分别为101.59万人、85.62万人和69.83万人;2015至2017年杨家界索道接待购票人数分别为205.38万人、129.85万人和63.17万人。 一位长期研究张家界的分析师认为,公司内生项目表现相对疲软,多个景区项目出现收入和利润的下滑。同时他指出,公司观光电车购票人数和营业收入均有增长,但需要注意的是当人均消费提升的过程中毛利率反而有所下降。 张家界在年报中解释称,收入和利润较上年减少的主要原因是:武陵山大道、杨家界大道等道路封闭施工致使乘坐杨家界索道上山的客人大幅减少,导致杨家界索道营业收入大幅下滑;受中韩萨德事件影响,韩国市场接待量大幅下滑,对宝峰湖景区效益影响较大;募投项目大庸古城建设期间,新增大额土地使用权摊销及借款利息费用。 张家界董秘金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说道:“中国商业旅游景点韩国游客数量的是张家界, 2005年张家界韩国游客达到60万人以上,一般平均也在30万人至50万人之间。以前韩国游客到张家界,主要通过北京、上海、西安来中转,近几年随着张家界大交通的改善,有大量包机直接飞韩国釜山、大邱、首尔,自从去年萨德事件以来,包机全部取消,张家界直飞韩国的正常航班也全部取消。” “从去年4月份以后,基本没有韩国游客了,随着中韩关系的缓和,现在又在逐渐恢复。”金鑫告诉记者。 斥资22亿元造古城 发行可转债补资金缺口 2017年,张家界拟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方式募集资金12亿元,全部投入大庸古城(南门口特色街区)项目,终公司仅募得资金净额8.39亿元,与预计募资总额存在近4亿元的缺口。公司相关负责人在互动平台上表示,资金缺口将由公司自有资金和银行贷款解决,将产生一定的财务费用。 按照大庸古城项目调整后的规划,张家界预计投入资金总额约22亿元。截至报告期末,前次定增募集资金已基本全部投入,目前该项目累计投入金额为13.35亿元,尚有约9亿元的差额。 解决资金缺口成为公司的燃眉之急。年报公布同日,张家界还发布了《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预案》称,公司拟募资不超过6.21亿元,全部投入大庸古城项目。不过,即便可转债顶格募资,与大庸古城预算总投资额仍存在约3亿元的资金缺口。 据公开资料显示,大庸古城项目属于原址重建,规划用地总面积约242.62亩,将打造成集文化体验、休闲度假、建筑艺术为一体的古城文旅综合体。张家界相关负责人在公司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大庸古城项目已基本完成主体工程施工,预计2018年8月份投入运营。 “大庸古城原定8月份投入运营,可能会有所推迟,预计推迟到10月份试运营,文化旅游项目肯定有个爬坡期,具体盈利预测请参照前次非公开发行的可行性分析。”金鑫告诉记者。 近年来,我国古城镇旅游开发进入快车道。有专家测算,平均每两天就有一个古城镇“诞生”,目前我国已开发或正在开发的古城镇超过2800座,千城一面同质化严重。据报道,经4年打造和建设,投资20亿元位于成都市的龙潭水乡从2013年开业前三天游客人数13万人到如今关门闭户仅历时三年。 一位不愿具名的基金经理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大庸古城从运营到盈利需要一段培育期,以项目的体量,在建工程转固定资产后将出现较大的费用摊销和资产折旧,加上发行可转债对即期业绩的摊薄,公司短期业绩或将承压。 (责任编辑:李玥) 免责声明: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邮箱:finance@china.org.cn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花园路2号牡丹科技楼A座2层 北京国新汇金股份有限公司 绝缘复合纸价格
野花组合种子价格
温州物流
单相电机控制器厂家
马达轴心
小儿风寒感冒
宝宝咳嗽流清鼻涕
小孩化痰止咳吃什么药
孩子高烧不退怎么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