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烧伤男孩遭丢弃街头奶奶六次跪谢爱心人士图

发布时间:2019-06-13 10:09:29 编辑:笔名

烧伤男孩遭丢弃街头奶奶六次跪谢爱心人士(图)

一位家长抱着孩子送来捐款。胡伟鸣 摄

看到“失而复得”的孙子岳文甲,奶奶王玉华跪在病床前痛哭。杨涛 摄

从8日得知孙儿岳文甲被丢弃在武汉街头,直到12日中午在武汉晚报陪同下终于见到孩子,整整5天,53岁的河南信阳妇女王玉华都没睡过一个囫囵觉。直到12日下午5点,哭累了的她才趴在孩子病床边小睡了会儿。生怕孙儿被人抱走,王玉华的手一直搂着他的腰。

仅仅睡了10分钟,她就醒了。摩挲着孩子裹着纱布的双手,王玉华的眼泪又“吧嗒吧嗒”往下掉。护士过来给孩子换药,王玉华突然跪在地上,号啕着:“恩人啊,谢谢你们救我的孙儿……”而这已经是她12日第六次下跪。对这位只有小学文化的农村老人来说,她不知道还有什么方式能表达她对恩人们的感激。

对儿子又恨又心疼

比起孙儿被烧伤,不能让王玉华接受的是儿子竟然因巨额医疗费将孩子弃之街头。1月8日晚上10点,老伴接到儿子岳中武从武汉打来的:“我没用,救不了孩子,我放医院附近了,报了警。”

岳中武在中说,孩子伤势太重,要花很多钱,他实在走投无路了。老伴还没来得及问更详细的,岳中武就挂了。此后,再也打不通了。

“我们家穷。我恨他,我又心疼他。”王玉华说,他们住在信阳罗山县彭新镇曾店村,世代务农。孩子刚出生,儿子儿媳为改善家境到西安打工,老两口在家里带孩子。他们没有银行卡,也不会用存折,儿子、儿媳不定期托老乡带两三千块钱给他们。

“他给我们说医疗费要十几万,他也不想活了。”王玉华泣不成声,她说儿子还特意挑选了“丢弃”地点,周围有医院、教堂、还有儿童福利院,甚至报了警,“这是没办法的办法。”

可是,王玉华仍然不愿意原谅儿子。岳中武扔下孩子前将自己的衣服包在孩子身上,王玉华将衣服塞到被窝下,“不想看见它。”孙儿是她一手带大的,吃喝睡都在一起,连洗衣服都会把他背在背篓里。和孙儿“失联”的这五天,她把背篓藏了起来,怕空落落的背篓让她触景生情。

王玉华甚至连“炕”都不想上,因为以前孙儿每晚都跟她一起睡。

幻想在村里见到孙儿

老伴和儿媳又气又急,两个人一病不起。王玉华说,老伴很自责,认为是自己没照顾好孙儿。“我也怪他,咋就不看好孩子?”

1月3日下午5点,输完液的王玉华回到家,被眼前的景象吓懵了:3岁的孙儿头、脸和双手缠着纱布,哭声撕心裂肺,老伴搂着孙儿,抹一把眼泪给自己一巴掌,手上满是血泡。

老伴边哭边告诉王玉华事情经过。下午4点,他去捆柴火,孩子和村里小伙伴在田里玩。几个孩子不知道怎么就把梯田里的稻谷杆点着了,大点的小孩连滚带爬跑了,岳文甲个头小,怎么也爬不上梯田,火苗一下蹿到他的头和手上。

老伴捆完柴火路过梯田,看见被烧成“火人”的孙儿,吓得连忙冲上去把他从火里抱出来。可是已经晚了,家兴身上15%面积被烧伤,县里的医院治不了,只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

儿子、儿媳当晚就从西安赶回来,在当地大点的医院治了两天。1月7日,岳中武一个人领着孩子到武汉继续治疗。那知道就看了个专家门诊,岳中武就被医疗费吓住了,8日晚上9点多,将孩子扔在省中医院附近。

“孩子丢的这5天,我每天都在村里找。”王玉华明明知道孩子丢在了武汉,可她还是幻想着能在村里某个角落突然看见孩子。她每天骑着三轮车沿着岳文甲上幼儿园的路线找,5分钟的路程,她每天来回走十几趟。

她说,她特意给岳文甲取了个小名“家兴”,意为“家和万事兴”,王玉华想不通,怎么就天不遂人愿?

上得知武汉晚报报道

王玉华不懂络,她托侄儿在上搜“丢弃烧伤孩童”。前天晚上,侄儿从上看到本报关于“两岁男童惨遭丢弃”的报道后马上告诉她。王玉华从伤势情况断定,报道中的男童就是她心心念念的家兴。她又托孩子的舅爷爷王大友,致电本报(本报1月12日报道)。

得知岳文甲正在武汉市三医院治疗,已经脱离生命危险,王玉华激动得彻夜难眠。昨天上午7点30分,她和王大友从信阳出发,坐上早到武汉的汽车。中午11点30分,武汉晚报在航海汽车客运站接到王玉华。

因为伤心过度,王玉华熬得双眼通红,她心脏不好,王大友不搀扶着她都站不起来。一见到,坐在天桥台阶上的王玉华就艰难地挪动着身体,跪在地上连连磕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

在去医院的路上,王玉华的眼泪就没停过。她一会儿拿出花80块钱买的收音机,说“家兴睡觉前都要听这个”,一会儿拿出家兴的“医疗证”自言自语:“家兴眼睛大,以前很漂亮的。”……

12点10分,王玉华终于到了病房。她一眼就认出谁是岳文甲,几乎是扑向病床,抱着孙儿痛哭流涕。护士提醒她不要认错了。王玉华指着床脚的粉色花毛毯,哽咽着说:“这是他的东西。祖孙连心,我怎么会认错?”

尽管眼睛无法睁开,但岳文甲听到了奶奶的声音,一上午都没说话的他嚅动着肿胀的小嘴:“奶奶不哭……”

两位男士送来3万元

岳文甲的遭遇牵动着武汉市民的心,昨天上午8点,两位男士提着3万元现金来捐款,说什么也不愿意留下名字。上午11点多,住在粮道街的周爹爹拄着拐杖来看望岳文甲;中午12点多,家住青山的廖女士特意来到医院,将500元现金塞到王玉华手上。王玉华哭着跪在地上谢她,廖女士扶起她,捂着脸跑出病房。下午两点多,来自尼泊尔的医学留学生罗森和老师、学姐三人来医院捐款,“同学们都在谈论这事,我们很难过。”

截至昨天下午5点,据武汉市三医院统计,爱心人士共捐款66000余元,其中,湖北省慈善总会华中烧伤妇女儿童救助基金捐款13000余元;医护人员、病人及家属、亲自来医院的爱心人士共捐款43000余元;谈笑爱心基金捐款10000元。另有部分市民将捐款亲自交给王玉华,未列入统计总额。

昨天晚上,护士给孩子换了一张“有名有姓”的病历卡,此前,病历卡上的姓名一栏写的是“无名氏”。

今天上午做植皮手术

今天上午9点,岳文甲将做植皮手术。据该科主任医师王德运介绍,家兴的脸部还没到手术时机,次手术主要是针对双手。医生将从他大腿取2%的皮肤移植到双手,顺利的话,家兴的皮肤能慢慢愈合,但是也有可能因为营养不良或其他原因,导致移植上去的皮肤难以生长,那就需要进行二次手术。

“理论上,半年或一年后再做脸部疤痕整形。”王德运说,但他有些担心家兴的眼睛。虽然目前伤势还好,但怕将来疤痕会扯住眼皮,影响眼睛闭合功能。如果影响眼睛功能,那就要尽早做眼部疤痕整形。而双手是否会留下后遗症,还得看后期康复情况。

据王大友介绍,他已联系上家兴的爸爸,“希望他能带着孩子妈妈尽快赶到医院,承担起一个父亲的。”不过,截至发稿前,家兴的父母仍然没有出现。

岳文甲的医疗救治费用大约得10多万元,并且后期还需整形手术,对于这个贫困的家庭而言,医疗费用仍是个天文数字。 王恺凝 通讯员陈敏 陈舒

皮肤白斑病
海口癫痫
微店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