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围炉长安城雨零落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7:46:42 编辑:笔名

【序】  这里是北国。  长安城乃天子脚下,自是全国繁华的城市,虽然繁华,但是有人的地方从来不缺乏江湖的争斗,正如三年前,天子已经病入膏肓,却迟迟未立太子。一年前,或许天子自觉时日不多,立二皇子秦浪为太子,大皇子秦宏自然万分不甘,誓要夺回自己的太子之位,可是天子尚在,这份争夺只能暗斗,只是他们都忽略了以势弱不争的三皇子秦飞。    【一】长安城的初春,发生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长安335年初,沉寂了许久的冬日,突然被一朵桃花苞打破,用长安城的话来讲,那便是“千军万马还复去,不如一夜桃花开”,春风依然透着冰凉凉的气息,似乎冬不忍离去,在万寿山那边挣扎,拼命的呼啸,压住了深山丛林里的虎啸,因此,此时城里的猎人是不敢上山的,夜里还能清楚的听到万寿山那边的啸声分不清是虎啸还是风吼,这时候进山是非常危险的事情。虽然夜里还是散发着冬的余威,但是待午后时光,气温却渐渐转暖,阳光明媚,这时候长安城的姑娘们赶紧脱下把身躯裹了一个冬季的棉衣棉袄,换上轻纱薄衣妙曼身躯若隐若现,擦上陈记胭脂,梳妆打扮,三五成群或到街上购买女红,或者相约前去郊外赏花玩水,正是盈盈笑语不下冬燕回春三千唤。    与春无关,此时在长安城的一角小巷里,正在演绎着一场惨烈的追杀与逃跑。两个人影跑得匆匆忙忙,跌跌撞撞,似乎慌不择路,可是单靠一个男子手中的利剑硬是杀出了一条血路,这是生路。  “殿下,快走,这边是通往万春楼,可以前去求救。”持利剑的人影焦急道,他明显受了重伤,可是这时候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以考虑,后面的杀手已经隐隐可见,这个时候必须要做出牺牲,他知道,他也知道。他是铁风,他是大皇子秦宏,他是他忠诚的侍卫。  秦宏没有说话,依然沉默的逃跑,这要不是白痴都会明白,在天子脚下刺杀皇子是多么愚蠢的行为,他想说即使上面那位立老二为太子,这世间又有谁敢如此,而且有如此大手笔的请动听雨阁的杀手,这样的人世界上并不多。这时候他正好瞥见后面愈来愈近的杀手,嘴角泛起一丝阴狠的冷笑。这件事必须不能这样算了,其实这也算是一件好事吧,秦宏似乎并不怕后面的杀手。  “走吧,既然到这了就顺便去万春楼玩玩。”秦宏的声音不紧不慢,看到铁风的样子眉头挑了一下,“你这伤,还能找姑娘不?”  “殿下……我……”  “哈哈,不找姑娘,据说万春楼的晴儿姑娘医术不错,去找她!”不容质疑的语气,仿佛他身在皇宫皇子殿,一言九鼎,后面没有追杀,而是暗中护卫的手下。  运气不错,其中还和追上来的几个杀手交手了几次,每次都是以铁风身上的一次伤口作为代价挣脱然后逃出去,秦宏华丽的青衣已经染上了几朵妖艳的血花,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铁风的,或者是杀手的。  跑几条街口后,秦宏见铁风重伤的身子已经跟不上自己的速度,只好叹了一声走上前收好铁风的剑,然后背起重伤虚弱的铁风继续跑,此时离万春楼已经不远,后面的杀手追不上,隐隐退去。  与万春楼大楼上不同是,后院的这个偏房却是独显幽静,院子里花草芳艳,清香弥漫,秦宏流连花草中,似乎忘记了自己下属还在忍受巨大的痛苦。此时秦大皇子正迷醉的嗅着一朵开得异常妖艳的紫色不知名花朵,轻吟道:  “正所谓,眼不见为净,耳不听为……”  “为耻。”晴儿姑娘从里屋走出来,见到他这番模样不禁恼怒道,想着他带那么重伤的人来扔给自己却不管不顾,却还有闲情在这赏花吟字,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大世家弟子,不过一个行走江湖的浪子罢了,晴儿心中越想越觉得重伤之人跟着这人受伤真是大不值得。然而她的脸上挂着一层面纱,似乎一座山,隔住了她的容颜,还有表情。  秦宏见到不禁一怔,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却从声音里听出来,不知这姑娘哪来的气,然而他不知这模样落在晴儿眼里却仿佛是被说中了,对这人却更加不客气,瞪了他一眼就去拿吃的东西。只留秦宏一人在原地一笑,继续赏花悦心。    一座巍峨的高山,人迹罕至,奇石怪树,可是却别有洞天,在一个隐蔽的山谷有一个洞口,自洞口进去便四通八达,曲曲弯弯,偶有九转之势,也有怪石巨土当道,如果有一个这样的环境是非常适合杀手,或者是杀手的天堂。这里虽是石洞,里面的装饰相当豪华,发光的物品却是万金难求的夜光珠,隔段镶在石壁上,发出幽暗的光芒,朦胧与诱惑,弥漫着浓浓的杀气。  在一个的溶洞里,夜光珠显然多了几颗,还有其他一些珍贵的事物,比如在溶洞的正东方上边安置着一把非常宽大的椅子,椅子的材料是非常珍贵的万年铁木,椅子上铺置的是黑色的狼皮,从毛皮色泽不难看出,这狼必是生活在极寒之地的异种,凶猛异常,在椅子两侧更是点着虎鲸油脂,这一款款大手笔,不愧是当今天下杀手组织听雨阁,只是到底是什么人养得起这样的杀手组织呢?  此时椅子上作者一个戴着暗金色面具的人,浑身散发出冷冽的气息,他正冷眼看着跪在他面前的十几个人,全部穿着黑衣,黑衣上还残留着已经变色的血迹,甚至有些人重伤得不能自己跪着,靠在旁边同伴身上,他们正在等着阁主的处罚,因为他们前去长安城做的任务失败,还损失了不少同伴。  那种压力真的很难受,此时他们宁愿坐在上面的阁主该杀就杀,该罚就罚,可是在阁主那种嗜血的注视下,他们怀疑下一刻自己就会发疯,就在他们承受不住的时候,上面终于传来了冰冷的声音,“你们下去养伤吧。”  虽然这结果和他们所想的不一样,却不敢有所迟疑,况且这声音于他们而言的福音,他们一起扶着离开了这个溶洞,只剩下阁主一个人,只是一个人在呐呐自语:“真是想不明白,大人怎么不出动天级杀手,直接把秦宏给灭了,大皇子,哼!很了不起吗?”  “他确实很了不起,出动天级杀手自然能杀死他,但是我们仅有的五位天级杀手也会随他而去,你知道吗?”不知什么时候,一个瘦弱的男子走出来,此人带着血红色妖艳的面具,漏出弯弯的嘴唇,薄而苍白,可是那双眼睛却像毒蛇一样,即使在黑夜也能看到眼眸里散发的冷光。  “大人!”一看到这个年纪比自己还小的青年,阁主马上从高贵的椅子上下来,单膝跪下行礼,听雨阁,杀手界里,杀手等级是十分严格。这时候他也明白大人所说的,他懂了,听雨阁承受不了这样的代价。  “今天的任务做得很好,秦宏已经警惕了,他以为二皇子容不下他,所以他会加快进度了,你辛苦了。”瘦弱青年男子的声音冷淡平常,听不去任何情绪,但是阁主知道,既然大人说不错,那肯定是极好的,虽然他不明白,但是作为一个下属,不明白也要烂在肚子里。  “是,大人。”  “等候尊主的任务吧,待尊主成功,自有你的荣华富贵!”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瘦弱青年男子已经消失了,只留下他的声音还在回荡,仅仅在这个溶洞,没有一丝传出去,这令阁主眼神里的敬畏更加凝亮。    【二】那时候,他在朝廷,她在江湖    “殿下,按照你说的情况,看来二皇子要迫不及待的对你下手了,可是以二皇子的为人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漏洞呢?”说话的是秦宏的谋臣,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他是许诺,秦宏身边亲近的谋臣,他留着花白的胡子,此时正抚着胡子分析昨天秦宏受到刺杀的遭遇,边说着还看向另一边被白布包着的铁风,虽然他知道如果没有铁风,秦宏可能要遭杀手,可是一边又恨铁风没有能力把杀手全部留下,或者留个活口。铁风知道他的意思,不禁苦笑,要知道那种情况下能带着秦宏安然逃出来就已经谢天谢地了,那还能做那么多,不过他知道许诺要问的是什么。  “地级杀手。”铁风说了四个字。  可是许诺听了反而眉头一皱,觉得似乎漏掉了什么。  “好了,不管是不是,我们也拖不下去了,这几天看御医那边全部进宫,而且都是愁眉苦脸的,看样子父皇那边熬不下去了,老二肯定会在这两天动手的,我想昨天的刺杀是想引诱我先出手,那我便如他愿又如何,下命令给李御医,明晚父皇重病身亡。”秦宏放下茶盏,声音充满肃杀的味道,“待到山花烂漫时,便是我坐上那金座之日。”  说完不禁一笑,“我终究不是老三那小子,竟喜欢那些诗文,不过说到这拳脚功夫,老二老三加起来都不够我一回合,哈哈……”  “殿下,说到三皇子,我发现不对劲,得需要派人去防一二。”许诺看到的情况却不是很乐观,“殿下你功夫精湛,可是……”  “好了,全部计划启动,倒要看看老二拿什么跟我斗!即使被父皇立为太子又如何,那本来就是我的!”    他忽略了江湖。  江湖和朝廷毕竟是两个世界。      【三】九针灵舞式,原来你不止是在我的梦中    万春楼顶层。  秦宏看着晴儿姑娘和她的侍女小红整理好的包裹,不禁问道:“你们这是要去哪里?”他已经把铁风送回去之后,半夜又来了,当然不是寻花问柳来,他有一个目的,只是他自己都忘了。  “我们要去怀城。”小红头也不回的回答了一声,一直在埋头整理着晴儿的行囊。晴儿在一边整理着她的医用道具。  “怀城,你们去那里做什么?”  “我们去哪里不用你管。”晴儿头也不回的继续摆弄着她的药具,专心致志的把一件药具擦了又擦,然后把它们摆正放到自己的行囊。然而在药具堆底部有一套银针,整整齐齐的排在一层皮夹里,在深夜中闪耀着属于它们专属的时光锋芒。秦宏看到眼瞳一缩,虽然银针被晴儿不经意似的收拾好,但是还是引起了那段他一直在寻找的回忆。    【四】她也在星光下凝视远方    怀城依然是在北国,只是已经相当靠近江南,很少下雪,不少年里曾经飘着落地即化的雪花,闪耀着从江南撒过来的月光,当年人只是风华正茂的少年,从北国的北边踏雪而来,就像是随着北风追来的,还有那年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和征服。  “我终究会掌控这北国的,待万人敬仰吾之时,我许你北国仙医之名,可好?”躺在床上的少年浑身包裹着白纱动弹不得,就像是一只木乃伊,然而他声音刚劲有力,双目灼灼的看着在忙碌配药换换药的少女。  不料,少女头也不回的对身边的侍女说:“丫头,给他吃点镇静药,他脑子伤得不轻。”  身后的侍女听从吩咐,在药柜上拿出镇静药,均匀的洒进热水里,搅拌了几下就来到病床边,左手使劲的掐住少年的下巴,在少年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一杯镇静药被侍女灌进了少年的嘴巴里。  “镇静药,一百五十两银子,再加上前面的刀伤,剑伤,还有骨折,接骨费,药费,针线费……”少女的声音适时的响起,只是在后面还有说什么,少年已经没有知觉,意识渐渐的迷失在黑暗的二次元空间里,只是满脸涨红,后来侍女发现情况不对来跟少女说时,少女只是说这是正常状况就没有下文了。  “哼,看他身上分文都没有,居然还大言不惭。小红,你好好看着他点,不老实的话随意你处置。”  “小姐,这不好吧,我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骗人的,而且他身上的气质也不像是普通人啊。”  “什么气质不气质的,他就是个神经质,而且我这里只有病人,好了,我先去休息了,他暂时还死不了。”少女只是心里纳闷着,按照这伤势一般人早就死了。    这是一个隐蔽的医庐,坐落在一个不算繁华的小村子里,然而它就像是一朵白莲,开在黝黑的岩石上,这个村子的平凡,遮不住它的魅力。  来这里的大部分都是江湖人士,而且其中的大部分都是带着伤,络绎不绝的流连在村子里那个小小的医庐,他们都是为了医仙子来的。医仙子是医庐的主人,受伤的侠客到了她的医庐,很少有躺着出来的,至于她的名字是什么,已经没有人回去探究,“医仙子”只是江湖人给她的尊称。  这真是的一个小小的医庐,庐子主人只有医仙子和她的侍女,小红。  自从少年来到医庐之后,这个村子似乎安静了许多,或许是江湖人士大都离去了吧,小村上的江湖酒馆里的小二愁着脸看着这个月的赏钱,似乎缩水了不少。然而世间的人总是来来往往,没有人总是在一个地方停留,就连刚洒下山头的月光,此时也已经偏到了正上方。热闹的夜晚在小二睡了之后安静下来。    小村子很安静,隐约能听见蟋蟀在草丛间唱出的歌,是这个静悄悄的夜的主题曲,洁白的月光给这个小村子披上了一层面纱,就像是医仙子在某些地方脸上的面纱一样,遮住了她的表情,却遮不住她的眼神。  她静静的坐在医庐门前的那颗老榕树下的秋千上,秋千陪她安静的看着黑夜深处的远方,似乎成为了一道冷酷的雕像,然而这在洪三的眼里,却是一道不忍打破的美丽风景线。他看过的女人很多,却从没有看到过一个如此清艳温婉的女子,他不由为自己之前大肆放言的行为感到难过。 共 762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性不育患者的治疗原则有那些
黑龙江治疗男科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上一篇:绿野失踪小说江山文学网

下一篇:伤痛3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