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咸阳俩姐妹状告父亲讨要生活费遭拒 其父亲有房有车

2018-08-10 22:07:33

[导读] 父母状告儿女索要赡养费,儿女状告父母讨要抚养费,这都是让人唏嘘的亲情悲剧。近日,由于不服一审判决,17岁的拓洁和19岁的姐姐拓喆将生父上诉至二审法庭小型冷库
,讨要抚养费。拓洁说:我们也不想这样,实在是没办法了,我们总要上学呀。

2月14日,在咸阳水电十五局一座陈旧的居民楼内,见到妹妹拓洁。一间20余平方米的房间被两张床、一张写字台占满这间房是姨妈帮忙租的,在咸阳中学上高二的拓洁说,平时她就在这里学习、休息。姐姐拓喆去年高考失利后,已回陕北子洲县老家复读。要开学了,拓洁对未来生活表示茫然。

父母在1998年离婚,约定孩子由母亲抚养,父亲一次性支付抚育费15600元。之后母亲改嫁,拓洁随母亲和继父在山西生活,姐姐拓喆跟着小姨在兰州。十几年来,因寄养亲戚家,姐妹俩多次转学汽车贷款

2008年,继父患尿毒症做换肾手术,家里经济支柱倒下了。当年7月,姐妹俩联系到生父张某,张某给了些钱后,又失去联系。

去年8月,姐妹俩将父亲张某起诉至渭南市临渭区人民法院。

告他也是被逼的递诉状前,给我爸打他不接,发短信也不回,后来用陌生号码给他打,他接了,说你们告去,告到哪我陪到哪。拓洁说。

去年11月,临渭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张某付给姐妹俩抚养费17000余元。张某和姐妹俩都对一审不服,现已向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

据拓洁的姨妈说,张某有房有车,还是一家公司的负责人,他如此富足,却口口声声说经济困难,无非是想逃避做父亲的。但一审时他们没能提供相关证据,此次上诉他们已收集了相关材料,要求张某支付抚养费共计161200元。

据了解,张某已再婚,并有两个孩子。对此,张某说:我没抛弃她们,这些年来我到处打听孩子的下落,2008年见面后我给老二交了学费,给钱、买衣物,就在他们起诉那天我还汇了5000元给老大,我尽到了做父亲的。

对于目前的经济状况,张某表示并不像起诉人说的那样,我买房贷了14万,2009年才还清,公司也不是我的,只是负责经营部,现在已被解聘了。

张某认为,当初离婚时已支付15600元抚养费,2008年7月开始,他多次支付生活费,所以孩子不存在上学困难。而且姐姐拓喆已年满18周岁,可以独立生活。张某称,他至今没正式工作,还有父母和孩子要养,根本无法支付原判费用。

在此事件中,姐妹俩因为父亲的绝情而伤心,父亲因为孩子的险恶而伤心。

拓洁说,从2008年到现在,她只见过父亲3次。有一次姐姐学校要交200元钱资料费,发短信给爸爸,爸爸回短信说找你妈要去,姐姐为此哭得连饭也不吃全自动烙馍机
。拓洁说,只要能让她继续上学,她愿意和父亲生活。

张某也觉得伤心,在张某的一审答辩状上看到,姐姐拓喆曾在日记中写,我找他不是认他做父亲,而是为了要钱,生下我后没管我,这样的父亲我不稀罕。张某说,女儿一味地要钱,甚至恶语中伤,让他很寒心。

15日,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负责此案的张法官说,他们正在努力做工作,希望能终调解,消除误会,不要一纸判决书把亲情判没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