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真实谋杀

2018-09-15 11:56:49

何志武近走背点,倒霉的事都让他摊上了:先是被老板炒了鱿鱼,后是自己漂亮的媳妇跟老板跑了,再后来发现自己欠了银行一大笔房贷。他觉得自己像是个垃圾,被整个世界抛弃了。

这天他出门,想找份工作,路上一辆高级轿车拦住了他的去路,车门打开,一个矮胖子迎面向他走来,何志武觉得这个人好像在哪儿见过,可一时又想不起来是谁。那个矮胖子上下打量了何志武几眼,然后开口自我介绍:“我是胡正义,江舟房产的董事长,请问你是何志武先生吗?”

矮胖子这么一说,何志武才想起来,此人经常在公众场合露面,所以看起来有些面熟。

何志武愣了一下,说:“是的,可是你找我干什么?”

胡正义客气的将何志武请到车里,然后叹口气,向他说明了原委。原来胡正义近惹了大麻烦,几个生意对头雇了杀手要干掉他,害得他只好东躲西藏。

何志武奇怪的问:“胡先生,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胡正义警觉的向车外望了望,然后小声的说:“听我说,我需要你充当一个杀手,在公开场合向我开枪,这样所有人都会知道我死了。”

何志武有些糊涂:“我杀你跟别人杀你有什么不同吗?”

胡正义搓着手里的手机说:“你先听我说完,我会给你一把用麻醉枪改造的手枪,它能让我麻醉,却不会致命,到时候我会把现场伪造的非常逼真,再花点钱和警察沟通一下,就可以瞒天过海了,等新闻媒体报道我死亡的消息之后,我就找个僻静的地方,隐姓埋名过着常人的生活。”

何志武有些不明白的问:“那你为什么不找别人,而找我呢?”

胡正义说:“我注意你很久了,你老婆跟你老板跑了,你没有工作,你还欠了银行一屁股债,你极需要钱。另外,你是个局外人,这一点可以满足我的要求。”

何志武还有些犹豫,胡正义随手从包里掏出一叠钞票递给他说:“这是个简单的活,我雇你来杀我,怎么会出意外呢?如果你同意,事成之后我再给你十万元。”

何志武心动了,当今社会钱对屌丝们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只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向胡正义开一次假枪就可以拿到十几万元,这工作实在是太难得了,他忍不住的点点头。

胡正义很高兴,他说:“太好了,不过你要记住,不要跟任何人说起这事,我不希望有第三个人知道我们的计划。”

他们约定第二天在一个秘密的地方见面,商量如何操作这次谋杀行动。

胡正义住在富人区,奇怪的是偌大的别墅里连个仆人都没有,何志武一进屋就被这房子里的奢华吸引了。心想,如果自己也能有这样的房子多好,也不至于自己美丽的老婆跟别人跑了。更让何志武意想不到的事情是,胡正义竟然毫不避讳的当着他的面打开了保险箱,里面整整齐齐的堆着钞票和闪着动人光泽的珠宝,几乎把他的眼珠子都勾出来了。

胡正义从保险箱里拿出了一把手枪,递给何志武说:“到时候就靠它了。”

何志武结果枪,忽然,一个罪恶的念头冒了出来,如果这些钱都是我的,我的老婆会跑吗?我会被银行追着屁股要钱吗?他试探着问:“胡先生,这枪真的不会致命吗?”

胡正义点点头说:“是的,它的弹头是特制的,进入身体后会迅速融化,弹头里的麻醉药就会起作用,让人昏睡个四五个小时,对人体也没什么伤害。”

何志武忽然变得狰狞,说:“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们不试试呢?”没等胡正义反应过来他就开枪了。

胡正义睁这惊愕的眼睛看着何志武,一声不吭的倒下了。何志武赶紧把枪上的手印擦掉,从房间了翻出一个大皮箱将保险箱里的东西洗劫一空,然后出门发动了胡正义的轿车,将昏迷的胡正义塞进了后备箱。

这时已经是凌晨两点,他驱车直奔郊区,在一个僻静的山沟里,将昏迷的胡正义扔了下去。

然后回到胡正义的住处,消灭了一切跟自己有关的痕迹,就提着满箱的钞票和珠宝连夜离开了,一切都天衣无缝。

临近黄昏,何志武正坐在家中思考如何处理这些钞票和珠宝时,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他慌忙藏好了皮箱。开门一看,差点吓死。站在门口的人竟然是胡正义!后面还跟着七八个戴墨镜的人,天哪,难道他没死?

何志武脸上的汗“刷”一下就流下来了,他僵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胡正义却上前来,热情的与他握手:“何志武,你的表演太出色了,虽然和我们设定的不一样,但的确符合一般人的心里和思维!这样的真实性就更高了!”

何志武结结巴巴的说:“胡先生,我没明白你的意思……”

胡正义哈哈大笑起来:“我的房子里安装有监控,我们只要将监控交给警方,说我被人在家中谋杀了,岂不是也很合情合理?到时候只需要让警方将录像公于媒体就可以了。”

何志武脑子里一片空白。

胡正义笑呵呵的说道:“对了,你把那个戴着我的面具的替身弄哪里去了?已经过去快一天了,他还没有回来拿报酬呢。你不要介意,当初为了更安全,我还是决定找个替身来为我挨这一枪……”

何志武只看到胡正义的嘴巴一直在动,可是他说的是什么却一点都没有听到。何志武两腿一软便昏了过去……

电热锅开关
安格拉羊毛袜图片
盛德桂园户型图-临沂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