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绿野失踪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7:43:56 编辑:笔名

1   回想起来,那天的一开始就透露出诡异,别的不说,就说天气吧,一些日子以来一直阴雨连绵,即便不下雨,天也不开晴,也是雾蒙蒙的,湿漉漉的,潮乎乎的,让人感觉特别不舒服,可是,那天忽然“咔”地就晴了,晴得晴空万里,蓝天丽日,天空还点缀起一片片形态奇异而美丽的云朵,看上去让人产生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总之,那天的天气实在太好了,好得过了头,好得让人起疑。可这都是后话,其实,那天谁也没想到后来发生的事,而且因为天晴的缘故,川阳的街市也显得格外的清晰,格外的繁华,格外的热闹起来。   就在这样的情境中,午后二时许,尚义和何明走进川阳街市旁的一家商店。二人都三十出头年纪,个头儿也差不多,手拉手肩并肩地走着,看上去就像一对亲密的朋友。   可是,这个判断显然错误,因为如果您仔细点儿,把眼睛往他们的手腕上看,就会发现,两个人的手腕用一件东西连接着,一件看上去像铁环又不是铁环的东西。   那是手铐。   因此,这两个人绝不是什么朋友而是天敌:走在右边的尚义是猎手,是警察,是追捕队员,走在左边的何明是野兽,是罪犯,是被抓获的重大逃犯。不远不近地跟在他们后边的是另一个追捕队员,尚义的同伴。   尚义知道,带何明来这里多少有点儿风险,尽管他表示不会逃跑,可是,一个命案逃犯的话怎么能够完全相信呢?就是为了确保不出问题,他才跟何明这样“手挽手”地走在一起,除非何明断腕,否则,他绝不会逃开半步。   尚义牵着何明走到一个柜台前,用一只手比划着买好了要买的东西,把它们放到一个礼品袋内。在买东西的时候,何明一直规规矩矩的,没有一点异常举动。看来,他真的像他说的那样,不想逃跑,所以,东西买完,尚义的心也稍稍放松下来,可万没想到,就在他挽着他的手离开柜台的时候,变故突然发生了,发生的那么突然,那么猝不及防,尚义当时的感觉是,何明趁他不备,猛地向一旁挣去,力量是那么之大之猛,使他不由自主地跟着他向一旁栽去,随着跟他一起倒在地上。   当时,尚义心头闪现的个念头是:他要逃跑。所以,立刻伸手去抓他,并准备呼叫同伴帮忙,可马上又觉得不对劲儿,因为,他发觉身下的地面在剧烈颤抖,自己的身子在地上滚来滚去,根本无法控制,随之耳畔响起一阵阵惊叫声,身边的柜台一个个哗啦哗啦倒下,货物纷纷从柜台内倾倒下来,继而,房顶开始向下塌落,是何明绝望的叫声提醒他发生了什么事。   “咋了,天塌地陷了……”   于是,“地震”这个字眼一下从他眼前闪过。   混乱和绝望中,尚义下意识地抬眼看了一下,恰好看到了墙上的石英钟,那上边的时间是下午2时28分。   在这种情况下,尚义在职业的本能驱使下,采取了一个必然的行动……   2   这还是川阳吗?还是自己生活工作过的家园吗?   遍体鳞伤的林自忠从派出所的废墟中逃出来,一阵激烈的咳嗽后,终于喘过气来,意识到自己还活着。可是,当他看清眼前的景象时,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处废墟,又一处废墟,到处是废墟,目光所有之处,几乎所有的楼房,所有的房屋都倒塌了,残存下来的或歪歪扭扭,或残破不全,不加掩饰把钢筋水泥的残缺肢体伸向天空,与此相呼应的是四面八方传来的惨叫声,呼救声。   梦,一定是梦,是噩梦,梦中,自己来到了地狱……   可是,所长的喝令声忽然传进耳鼓:“都愣着干什么,快跟我来,救人……”   林自忠转过脸,看到了所长,也看到了派出所房屋倒塌的一瞬间逃出来的弟兄,大家都和他一样,身上、脸上到处是擦刮的伤痕血迹和灰尘,个个大瞪眼睛、无法掩饰的震惊的表情,直到所长呼叫了三遍,大家才清醒过来,懵懵懂懂地跟着所长跑去。   林自忠和战友们向前跑着,他们经过一个个废墟,听到里边传出的惨叫声,可是,他们没有停留,而是脚步更快地向前跑去,他们经过了那个完全倒塌的、埋葬着尚义等人的商店废墟,也听到了里边传出的呼救声,可同样没有停留,他们要奔向重要的地方,那里,有更多、更重要的人需要他们。   那个地方是学校,那里有几千名儿童。当灾难降临,面对死亡和生还的选择时,一个文明世界的人类,首先要保全的是儿童。因此,林自忠和战友们必须置耳边的惨叫声于不顾,向重要的地方、需要他们的孩子们奔去。   果然,前面有更多、更大、更凄惨的哭叫声和呼救声传来,那是孩子们的声音。听到这些声音,林自忠和战友们就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他们一头扎进废墟,全力投入到营救中。   尚义,请不要责怪你的战友,换了你们,也会是这样的选择。   就这样,三天三夜过去,被埋葬在废墟下的尚义、何明等人根本无人过问,而在这三天三夜里,一个个活着的孩子和一具具失去了生命的柔弱躯体从废墟中抬出。在这三天里,不幸的消息不断传来:受灾的不止是县城,也不止是川阳,而是遍及大半个四川,电台、电视台陆续恢复了,死亡和失踪的人数及寻亲消息也开始播报了,死亡的人数与日俱增,还有大量失踪者难以确认下落。消息传进了林自忠和战友们的耳中,也刺进了他们心里,他们的泪水和着汗水一同流淌,并很快流干了,林自忠更是眼睛充血,嘴里喃喃自语,疯了一般,哪儿有危险奔向哪儿,嘴上还不时自言自语地咕哝着两个字:“失踪,失踪……”,没人问他为什么这样,也没人阻拦他,这时,大家的精神都和他差不多,都处于一种异常状态中。直到三天三夜之后,外地赶来的营救部队一批批进入川阳,筋疲力尽的林自忠才被所长强拉下来,由他的好朋友老方架着去一边休息,他才不得不离开火线。   在返回倒塌的派出所的路上,林自忠才发现,一顶顶帐篷已经在街头生长出来,同时也发现,一路上经过的废墟都开始有人抢救,有的是部队,有的是民间志愿队,可是,却再也听不到呼救声,他问老方怎么回事,老方叹息一声说,这还不知道吗,对埋在废墟下的人来说,七十二小时之内是营救时间,过了七十二小时,生还者就微乎其微了,即使找到人,也成了尸体了。   果然,听着老方的话,林自忠一路上不时发现一具具尸体从废墟中抬出。目睹这一切,林自忠已经不再有眼泪,他的心跟他的躯体一样,经过三天三夜的炼狱,已经麻木不仁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经过了那里,经过了那个商店,那个掩埋着尚义等人的商店废墟,听到了一群人的吵声,隐隐约约听到,他们在废墟里发现了一个人,可能还活着,可是太过危险,一时想不出营救办法。   听了这话,林自忠麻木的身心为之一惊,有点儿清醒过来,掉头就向废墟奔去,拨开围观吵嚷的救援者们,看到废墟上一个窄窄的、勉强可以钻进一个人的豁口,二话不说,夺下一个手电,伏下身就从豁口向废墟内钻去。   这是疯子的举动,人们一时被惊住了,居然没有阻拦他,等老方奔上来阻拦,已经来不及了,他只好叫着林自忠的名字,也从豁口钻了进去。   里边确实太危险了,豁口通向深处的缝隙不但非常狭窄,而且,坍塌下来的水泥石块以各种各样的姿态互相支撑着,不小心撞上哪一块,就可能造成新的塌方,把人活活埋在里边,可是,林自忠把一切都置之度外了,不闪不躲,就这么在钢筋水泥中硬生生往里钻,也真是神了,居然未发生任何塌方,很快就钻到很深的地方,手电光停在一个人的躯体上,看到了一张满是血污和灰尘的脸及一双闭着的双眼。   尽管五官看不清楚,可身体的轮廓显示,这肯定是个男子。林自忠上前叫了几声,他一声不吭,试试呼吸,似乎也感觉不到了,林自忠一时闹不清这人到底是死是活。可不管死活,已经钻进来了,一定把他救出去呀。他用手电仔细观查了一下,发现其人的下半身被压在一个水泥块中,而这个水泥块又和其它水泥块互相支撑,如果随意挪动,其它水泥块很可能会倒塌下来,不但会伤害这个人,救援者也性命难保。这,肯定是救援者为难的原因。   可是,林自忠却毫不畏惧,他观查了一下,很快地躬下身,用脊背顶住旁边起支撑作用的水泥块,继而,双臂用力,把压着男子的另一块水泥掀起,这样,男子的躯体就脱了出来,老方恰好这时钻进来,林自忠就让老方快点儿把人拖出去,老方看看眼前的情景,问林自忠,这个人拖走了,他背上的水泥块怎么办,林自忠说自有办法,不用他管。老方说不行,这是自杀,他让林自忠先顶住,自己把这个人救出去后,再返回帮他。可是,林自忠根本不等他,待他拖着被救者退出后,他猛地发力,把脊背上的水泥板块往上一顶,然后……   然后,他等待着,等待着顶上去的水泥板和更多的水泥板块相撞,訇然塌下,砸在自己身上头上……   可是,奇迹出现了,顶起的水泥板块居然和另外一块水泥板块互相顶架在一起,谁也没坍塌下来,林自忠愣了片刻,只好恨恨地骂了一句,他妈地!安然地从危险中脱身,从豁口爬出来。   应该说,这是舍死忘生的英雄壮举,可是,地震发生以来,这样的壮举太多了。所以,林自忠从里边爬出来后,并没有鲜花和掌声迎接他,而且他发现,此时人们都被救出的男子吸引住了,   因为,他们从他的怀中发现一件东西,那是一支手枪,一支六四式手枪。   继而,老方又从这个人的口袋里发现了警察证,警察证上清楚地写着:晋北市公安局刑警大队追捕队尚义。   林自忠这才明白,救出的人也是警察,是来自外地的警察,天下警察是一家,不管他来自哪里,都是自己的战友兄弟。人就是这样,对比而言,他总是对自己关系切近的人更关心一心,所以,尽管林自忠三天来救出了很多人,他还是对这个人产生了不同于他人的亲近感。   因此,他不能不特别地注意起这个人来。现在,要比在废墟内部看得清晰多了,林自忠看到,他依然紧闭的眼睛,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而他那满是灰尘和血污的脸上,还有一道横贯大半张脸的新鲜伤疤,特别引人注目,这显然是地震时造成的。不过,吸引林自忠目光的是这个人的手,是他手上的一件东西。   这是一个塑料袋,准确地说,是一个不大的礼品袋,里边装着一件东西,是一件玩具,一个毛绒绒的玩具熊猫。   林自忠扯了一下礼品袋,却没有扯下来,它被他——被这个叫尚义的警察兄弟的手紧紧抓着,抓得非常紧,很难从他的手中扯下来。   林自忠放开礼品袋,因为,老方又从这个人的口袋中发现一件东西,是个红色的心形小盒子。   老方小心地打开小盒子,里边顿时呈现出一件闪光的东西,林自忠觉得自己一下被它灼伤了眼睛。   这是一枚白金戒指。   林自忠接过戒指盒,端详了一下戒指,又看看尚义手中礼品袋中的熊猫,麻木的神经开始艰涩地运行:看来,这两件东西是他准备送人的礼品。那么,是送给谁的呢?不用说,是送给心上人的,熊猫当然是给孩子的,而戒指,肯定是送给妻子或者情人的……   林自忠忽然不自觉地啜泣起来。   医生闻讯赶来,在检查了尚义的身体后确认他还活着。林自忠听了有点儿激动有点儿高兴,亲自把他送进医院,并特别关照医生,请他们全力抢救。   在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川阳营救时的混乱局面。用一个参与营救者的话说,当时是“尸山尸海”。从废墟中救出的人分成两种,死的和活的,死的一具具摆放在空地上,力所能及的在尸体上遮上点布帘什么的,实在没有可遮的,就用一件破衣服遮住死者的脸。很快,一块块空地就被尸体摆满了。活的呢,尽快送往医院,可是,川阳的几家医院也垮塌了,一个站着的医院也成了危楼,好在一些设备设施抢了出来,医护人员就在院子里搭起帐篷,承担起急救任务。不过,毕竟能力有限,大量送来的重伤员因为伤势过重和救治不及时死在医院里,又被送到尸体堆放处。   鉴于这种情况,林自忠也对尚义的生还没抱太大希望。可是,离开前,他还是又试着扯了那装着玩具熊猫的礼品袋一下,却发现尚义抓着礼品袋的手下意识地紧了紧,把礼品袋牢牢抓在手中。   这……   林自忠激动起来,看来,他还有救。   林自忠想了想,伏到尚义耳畔,对他悄声说起来:“尚义,好兄弟,你一定要挺住,一定要活过来,你的老婆孩子在等着你回去呢。对,你是我救的,你得对得起我,一定要活过来。我叫林自忠,等你醒过来,咱俩要喝上几杯。好了,我还忙着,走了,抽时间再来看你,那时,你一定醒过来呀!” 共 21012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专科哪家好
云南哪家研究院治癫痫病
成年癫痫怎么护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