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错不该把爱看成爱

2018-09-15 10:22:41

“三毛,你想什么?”

“我在想,我读初中时认识的一个女孩!”

从镇一中转到镇二中不是我无奈的选择,更多的是我被一种亲情牵挂,我提着自己的书包走进这个新的班级的时候,早已习惯的异样目光,看到一个人在朝我招手,没错,那就是我的姐姐,也是我此行的真正目的。

我坐在了我姐姐的旁边,姐姐看到现在的我做出这个决定,应该有很多的不解吧!但更多的我想应该是她的兴奋,我保留了一个新到的学生该有的安静,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只是偶尔奇谈的和姐姐随便聊着。

“三毛,你看那是谁?”姐姐脸上不曾褪去的笑容,让我明白了我的决定应该是不错的,我顺着姐姐的手指指的地方看去,好像没有看到什么,一转身,慢着,就是这个一转身,竟然是她!我的心底莫名的开始了一种狂躁,那种狂躁不是什么邪恶因子,应该是正如姐姐见到我一样的兴奋的感觉吧!

天巧人命鬼作合,我当初以为她是辍学了,没想到这里还能有她出现的身影,瞬间穿过十几个人的头颅,隔着空隙她朝我温暖的笑笑,我用我仅有的微笑点头示意。

我记不得我们之间所有的记忆,但我会用我的文笔写出我们之间尚有的回忆,我在心里给这个美妙的她取了一个美妙到梦里的名字--蓝霖。

放学的铃声永远是还是学生的我们心中悦耳的铃声,悦耳是足够悦耳,但还不至于让我们如小学生般一哄而散的地步,等到所有人都走的差不多的时候我才怀着一种对新事物难以平复的激动仔细打量着这个学校,悲催的发现即使到了吃饭的时间可是我却不知道食堂在哪?

迷茫的站在那,想着跟着人群走不就行了。

“三毛!”

我转过头,正看到姐姐和蓝霖手牵着手朝我这里走来,想想以前姐姐和蓝霖好像没有什么交际吧!也许是患难姐妹!呵呵,我可真能想。

看着他们逐渐走进的步伐,我急忙低头看了看自己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好!还好!

“你们去吃饭吗?”我忐忑的问道,语言中略显羞涩。

“我们去吃泡面!”蓝霖浅浅的一笑,看来她要比我淡然多了。

女孩子好像都挺好吃这个东西的,本来想说一句不能老是吃泡面啊!没什么营养,初次这么近距离的说话还真没有勇气,只是故作从容的样子:“哦,你们去吧!我去食堂看看好了!”

蓝霖和我姐姐的关系真的很好,就是那种情如姐妹的关系,以前我总以为蓝霖对我好是因为我自己,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想法还真是幼稚,如果不是因为她和我姐姐之间亲如姐妹的关系,我也就是那万花丛中的一席过客,只是擦肩,没有任何火花的擦肩。

我刚到的第二天早上,那时候我还没有赖床的习惯,距离上早操的时间还有五分钟,班主任也没有特别的安排具体的进班时间,我所判定的标准就是班务栏上所贴的那张过时的时间表。

距离上早操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分钟,或许应该是因为刚开学所以还不用上早操吧!起初我是这么想,直到蓝霖和我的姐姐手牵着手姗姗来迟的时候,班主任坐在讲台上还是一脸的淡定,头都不抬的看着她们两个做到座位上。

“你们来的可真够晚的!”我用手挡住嘴轻轻的说道。

姐姐没有说话,一个铃声在朗朗的读书声中显得特别刺耳,全班不为所动,班主任这才缓缓的站起身来,班门口已经陆陆续续的出现几个从楼上下来的人,班主任这才一声急呼:“去上操!”

我一脸黑线:“我累个去!看来那个时间表是真的过时了啊!”

跑操位置还没有具体的安排,大家只是随便找了个位置,两人一排,跑操队伍一般都是男女分开的,我一直在注意姐姐和蓝霖会站在哪,果不其然,她们站在了女生的一排,谁让她们喜欢晚到呢?男生是在女生后面的,我有意无意的挤到排,正要在心里窃喜的时候,又来了两个男的厚颜无耻的站在了我的前面,一脸猥琐的跟姐姐和蓝霖开着玩笑,让我心里有了一丝厌恶和嫉妒。

跑步的时候我故意的跟前面的两个男的错开,看了看前面的蓝霖,在朦胧的黑夜中只能看到仅有的轮廓,不由得鄙视起前面那两个男生,只能把这种鄙视化作眼神给前面那两个男的后脑勺做了一个粗糙的雕塑,以此来宣泄自己内心的不平。

下早操的回班的时候又是过了很大一会,姐姐和蓝霖再次姗姗来迟一路小跑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这时候我就开始在心里起了疑惑,这是什么毛病?

我以为蓝霖跟现在的我一样赖床,后来她说不是,我不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我却记住了。

蓝霖不是我觉得漂亮的女人,却是让我记的深的女人,平淡的背后就是举手投足间的魅力。蓝霖说她喜欢喝蓝莓奶茶,我以为这只是平凡的喜爱,后来才知道那到底是有多爱。

我读初中的时候还没有手机,但是蓝霖有,我的同桌也有,对于那时候的我们手机还是有很大魅力的,登QQ,玩游戏,我喜欢玩游戏,所以经常会借蓝霖的手机玩游戏,我同桌很少把手机借给我,原因无它,他也要玩。

“姐,你帮我借蓝霖的手机吧!你去问问她借吗?”我怀着忐忑的心跟姐姐说,不知鼓足了多少勇气。

姐姐看了我一眼,朝蓝霖走去,远远的就看着两人在交谈着什么,蓝霖低着头应该是在玩手机,我看到后心里更加忐忑了,早知道她也在玩我就不借了。

许久,当我低头看着课本的时候,姐姐突然将手机放在我的书桌里。

“喏!”别玩久了,姐姐看着我笑笑。

“笑什么?是不是蓝霖跟你说什么了?”我看了看手机。

“是类,蓝霖说我弟弟真帅!”姐姐开玩笑似的说着这句话,我的脸却一瞬间红了起来。

姐姐看着我的样子一个劲的笑,我没再管她,拿起手机看了看诺基亚e66,在我的眼里这一定是炫酷的手机了,曾无数次想着自己以后买手机也要买这一款。

我找到了QQ登录面板,上面还有蓝霖的QQ登录页面,忍住冲动,登上了自己的QQ,先是疯狂的添加着好友,把今天的添加好友上限加满,在看了看没什么人聊天,就退了,玩游戏。

借到手机后蓝霖从来没有跟我要过,都是等到晚上放学后,我才将手机还给蓝霖,而这时候手机大都也该没电了。

“蓝霖,给你的手机!”大多学生已经走了之后,我走到蓝霖的座位旁边。

蓝霖在写作业,那样子看着真是觉得有点怪怪的感觉,蓝霖接过手机看了一眼,我也顺着看了一眼,上面有点脏兮兮的样子,顿时觉得太不好意思了。怪自己还手机之前怎么连检查都不检查呢?

蓝霖收好作业,拿出卫生纸,嗔怒的看了我一眼,把手机擦干净后,看着还没有离开的我说:“都是你,每次被你玩过手机都变成这样了!”

如果刚才只是觉得不好意思的话,那现在就是非常不好意思,戳着金手指发誓以后一定要痛改前非,勤勤快快洗手。

在我的无语声中,蓝霖挽着我姐姐的手就离开了。

政治老师陶醉的按部就班的读着自己的课本,看着讲台下安静的同学满意的点了点头,读的更是激情昂扬。

班主任从后门轻推而入,我看的仔细,轻轻的推了一下同桌,然后再次抬起头看着老师讲课故作认真听讲的样子。

轻喵一眼同桌,他眯缝着眼,看看老师,又看看自己的手机还在发着什么信息,我再次趁老师不注意轻喵他的手机一眼:班主任来了!小心!

我在心里笑笑,还挺关心人家的吗?看向蓝霖的时候她果然还在低头玩着手机,信息刚发出去,就看到她抬头看了一眼窗外,看到老师后,甩甩头发才放下手中的手机拿着课本开始听课。

似乎都发现了什么,一瞬间班内所欲玩手机,看小说,下象棋,来扑克,用作业本下五子棋的各位能人们才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将竖在桌子上的课本让他们再次平躺下来听着老师讲课。

班主任走后,我看到蓝霖跟我同桌发了一个消息;好险啊!要不是你提醒我就完了!

同桌忘我的自己傻笑着发了一个飞吻的表情过去……

过了许久都不见蓝霖回消息,同桌笑笑的脸色才沉了下来:怎么?别人给的飞吻都可以要,我的我的就不行啊?

发完后同桌看到我也在看后,立马把手机翻过去,似笑非笑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老师,老师刚问一句是不是,他自己高呼一声是!全班学生都朝这看过来,老师也不例外,让我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是焦点的感觉。

过了一会手机响了起来,蓝霖回的:你可真个性!

同桌开始喘:那不必须的吗?

……

我想有一部自己的手机可以和蓝霖聊天,而不是借蓝霖的手机跟别人聊天,因为那样的话我的分组里永远不会有蓝霖亮着的头像。这个愿望终于在一次星期的时候实现了。

我姑姑给我爷爷买的手机,爷爷用着不习惯,于是……

在吗?

大概一刻钟的时间,蓝霖就回了消息:在

干什么呢?

没事,我在走亲戚啊!

哦,那你还玩手机,不怕被你爸妈发现吗?

没事,我躲着玩的,他们不知道。

安徽广告
金太阳白卡纸图片
世纪之春花园-上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